做愛時的實戰技巧

"它是慢生活的一種同步反映。有人總結慢性愛說:要像品嘗一塊巧克力那樣去體驗性愛,而不是僅僅為了獲取其中含有的糖份。  慢性愛思潮  一生的683,280個小時,你都在做些什麼?德國科學雜誌《Geo Wissen》的人類學調查告訴我們: 一生的24年零4個月的時間在床上睡覺;7年時間忙於工作;近5年的時光用於吃喝;5.5年的時間坐在電視機前自我娛樂;6個月在馬路紅燈前或交通堵塞中度過;9個月時間在洗衣服做飯。而性高潮,只有區區的16小時,--就是說,平均每天2.02秒。  為了這2.02秒的歡愉,你是到處結識美女,說一大堆場面上的廢話,觀看成人影視學習最新的性愛姿勢,還要提前48小時到健身房舉重,以便保持最高的睾丸激素水準。如果還在做這些事情,說明你已經稍微有點兒落伍了。在鶯歌燕舞中盲目追求更快、更多和更強已經不是潮流人士的作為,打開心扉、尋找自我,學習緩慢而深刻的性愛才是當下全球速度的主流。  和快性愛相反,這是慢生活的一種同步反映。由上世紀末興起的尋找傳統歐洲美食的“慢餐運動”,到而今擴展為全球化的“慢生活”組織,厭倦了為生存疲於奔命的人們把這場“慢革命”滲透到生活的各個領域。慢餐--慢慢吃,享受放鬆的美味;慢城市--慢慢行走,欣賞城市的精神;慢學校--有時間框架的學習,根據每個學生的需要授課;以及慢性愛--以每天2.02秒的性高潮作為唯一目標,強調率性、舒緩、溝通和心靈體驗的性愛。  這是一種面向性愛雙方的解放。男性不再是“男性性行為”的工具,必須每次都努力到肌肉僵硬才能保證“真男人”的自我認知;女性也無需再為高潮缺失而過分焦慮。共同體驗性愛帶來的親密關係和純真體驗,順其自然地對待性高潮,讓性愛為人生緩壓,而不是帶來更多焦慮,--總之,像品嘗一塊巧克力那樣去體驗性愛,而不是僅僅為了獲取其中含有的糖份。  這種對性愛的重新認知在專業領域獲得了大量的贊同。芝加哥大學的Sonia Song博士指出,對性高潮苛求的男性,對於性愛失敗的焦慮更多,也更少從性愛中獲得身心的放鬆和免疫能力的增加。壓力蓄積的結果是他們更容易患上腫瘤和心血管疾病。而強調舒緩隨性的慢性愛則能起到部分心理治療的作用。  普通人對於慢性愛的體驗也許更加直接。在著名健康網站redbook上,美國男人對“你更喜歡快性愛還是慢性愛”的調查給予了五花八門的答案:“這取決於時間、地點和氛圍。”“想快就快,想慢就慢!”“這就像是在問,你喜歡霜淇淋還是烤餅?答案是都喜歡。”“前戲應該緩慢和放鬆,而性交本身應該迅速和激情。”  無論如何,這是一個“快”和“慢”都逐漸進入多元化的時代。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識到,放縱性高潮並不就是解放的真諦;在性愛中返還愛的本來意義,才是善待自己的生活。  慢性愛他說  人們通常認為,男性更傾向於通過快性愛釋放累積的性能量,但有時實際情況並非如此。現代社會的過於發達的性產品已經損傷了許多男人的性幻想能力,以至於返璞歸真成為新的時髦。  “我曾經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色欲主義者,女人吸引我的唯一所在就是胸部,所以我從網上找了一個標準的36E女友。整個假期我們都廝混在一起,嘗試所有幻想中的性.,有時一天進行5、6回之多。逐漸我發現自己對外來的刺激不再有強烈的發應,即使經過了充分的休息。但為了保住面子,我還是得努力強化自己的性幻想。假期結束,她回到自己城市的時候,我簡直有一種慶倖的感覺!”網名“Wolf”的嚴大少如此回顧自己的一段網路性愛歷程。  更多忙於工作和應酬的男人則把陪愛人看電視作為人生的第一消遣。“做銷售這一行,遇到多少誘惑都很正常,不怕坦白講,有時出軌也是應酬的一部分。剛工作的時候這種生活讓我興奮,但是現在我只希望儘快回家,洗完熱水澡然後放鬆地躺在自家床上等老婆吹幹頭髮。這種等待有一種非同尋常的美妙,讓我感覺溫暖和安定。之後我們會側面相擁著做愛,有時做到一半睡著了,但我的感覺卻比射了還好。”由歡場浪子而轉為居家男人的Leon這樣說。  慢性愛她說  坦白說,即使你強壯如牛,並且十分努力,你的伴侶也並不一定可以得到更多,因為大多數女人其實無法直接從性過程中得到高潮,真正能讓她們需要的是彼此間的親密關係。“我總是讓他誤以為我十分需要,所以才肯額外獎勵一次。”資深律師米米這樣描述她對高潮的作假。  米米和男友的和諧關係經常讓閨蜜們羡慕,但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雙方對性的理解。“我的高潮比較晚,開始插入時會很痛,結束了又不能滿足。還好,我不排斥看A片,可以用這個方法讓自己進入狀態;結束之後他會用手幫我。與自慰的區別?當然不一樣。DIY也許更容易滿足,但之後會有空虛感,他來幫我則意味著兩個人共同的歡愉。”  另一些女人則把慢性愛理解為尊重和讚美的表達。“我是一個好奇並且容易進入狀態的人,所以隨時、隨地和任何方式對我來說並不難以做到;甚至有的時候,我比男人需要得更急切。但我同時也喜歡慢性愛。不經意的手肘碰撞,在頭髮末梢的呼吸,或者不期而遇的欣賞目光,這些甚至比直接刺激敏感部位更讓我情動。因為讚美的暗示可以讓我對身體有一種自戀的感覺,從而產生嘗試更多性愛的衝動。”漂亮的Estee這樣解讀自己的偏好。  慢性愛心理  從傳統角度來說,“快性愛”的奉行者似乎激素分泌水準更高,需求也更為迫切;但有時情況卻恰恰相反:“許多男人縮短前戲和身體親熱的過程,因為他們害怕他們的勃起會消失,因為別人一直教導他,要享受性愛必須勃起,否則會‘丟臉’。”  對於這些男人,《海蒂性學報告》給出的忠告是:將古老的""男性性行